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教育頻道>教育資訊
分享

藝術校考進入倒計時 杭州姑娘火車上復習文化課

杜林靜(左)和章持藍

2020年高考在1月6日~8日的學考選考中拉開帷幕,全省共有52.6萬人參加,這是我省新高考首次學考和選考分卷考試,單獨命題,不再直接掛鉤。

學考成績采用等級制,設A、B、C、D、E5個等級,E為不合格,每科僅一次機會,不合格者可繼續報考;而2次選考時間都調整了,從原本的11月初調整到來年1月,從4月上旬調整到6月上旬。

對于2020屆藝考生而言,這次學考選考的時間調整,真的是有些手忙腳亂,剛剛結束統考的他們,馬不停蹄地應付學考選考,還得準備即將到來的校考。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記者采訪發現,因為時間間隔實在是太近,不少藝考生的學考選考只能裸考,把希望寄托于6月的第二次選考。

選考前一天趕回杭州,臨時抱佛腳五個小時

往年,對于藝考生來說,在學完高一、高二的課程,結束學考以后,基本上都要全力沖刺他們的藝術專業課。美術生大約有半年的時間要在畫室里埋頭畫畫,音樂生也要沒日沒夜地練習。

由于文化課和藝術練習專業課兩手都要抓,藝考生們有一張嚴苛的時間表,從高三開學以后就會排滿。例如,對于想考上海音樂學院和浙江音樂學院的杭州音樂藝考生來說,高三上學期開始,就要完全放下文化課,一天練習8小時,比如一位2019年藝考生給記者曬出的時間表——

2018年10月~2019年2月,上海杭州兩地來回,上專業課;

2018年12月,參加全省藝術統考;

2019年2月~3月,參加上海音樂學院初試、復試,浙江音樂學院初試、復試。如果還想報考別的學校,例如南京藝術學院、四川音樂學院、武漢音樂學院,則還要打飛的去參加考試;

2019年3月,全力準備文化課,參加4月的學考選考和6月的高考。

然而,2020年新高考政策的變化,讓本已擁擠的時間表,變得更加密不透風。1月參加學考對于很多藝考生而言還好一點,畢竟是采用等級制。但選考時間的改變以及學考選考分離,對他們的影響很大。

“選考在1月份,和藝術統考、校考的時間離得太近了!”昨天,正在準備上海音樂學院專業校考的杭州考生章持藍感嘆道,“我基本放棄了這次選考,裸考的。”

對于想沖刺上海音樂學院這類高校的音樂尖子生來說,進入高三以后,一周至少一半時間住在上海,在當地老師的輔導下沖刺專業課。章持藍報考的是音樂教育專業,要備考5門專業課——鋼琴、聲樂、綜合、視唱練耳、樂理。

她向記者坦言,1月6日的歷史考試,她只復習了5個小時。1月5日下午,她才從上海趕回杭州,“我基本就憑著以前讀書時候的記憶,但沒想到有關拿破侖的這個考點會占了12分!記得1月5日,我和同學一起坐高鐵回杭州,她媽媽還讓我們在火車上復習一下。”小章苦笑著說。

文化課考完就回上海,把希望寄托在六月選考

和章持藍一樣,杜林靜考的也是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教育專業,作為從小學笛子的藝考生,她比章持藍還要多學一門笛子課,這使得她從2019年11月開始,幾乎都住在了上海。

為了方便學習,她在上海租了房子,“不過有點遠,上海音樂學院附近的房子租價太貴了,而且藝考季期間,供不應求,根本租不起。”

因為每天都在上海,“完全沒有時間回杭州,更不用說復習文化課。”杜林靜比章持藍更“慘”,連5個小時的臨時抱佛腳時間都沒有,1月5日深夜才回到杭州。

為何音樂藝考生要學這么多課?看看音樂學院的招生簡章就知道了,下面是2020年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教育專業的復試題目——

視奏:現場抽考鋼琴視奏曲譜一首。

口試:以現場抽選的教育或相關命題作即興演講,并回答相關問題。

鋼琴彈唱:自彈自唱自選曲目一首。

即興彈奏:為現場抽選的旋律配伴奏。

舞蹈:自選舞蹈表演片段。

第二樂器演奏:演奏除鋼琴以外的器樂樂曲一首。

這其中,視奏和口試是必考,后面4項要選考兩項。杜林靜擅長笛子,選擇了第二樂器演奏,此外她還選了自彈自唱一首美聲歌曲。為什么不選流行歌曲唱?“因為臺下都是美聲或民族唱法的老師在打分,彈唱流行歌曲很難拿到好的分數。”

杜林靜每天花8小時練笛子和鋼琴,然后練聲樂、視唱練耳和樂理,還要準備自彈自唱的曲目。這樣的密集訓練之下,1月份的選考,她也只能裸考了。

1月8日學考選考結束后,章持藍和杜林靜當天就離開了杭州。“我們很多考上海音樂學院的同學都直接回上海了,還有人去了南京,南京藝術學院馬上就要考試了。”

至于文化課選考,“只能等校考結束以后,6月再戰了。”這意味著,對她們而言,選考其實只有6月一次機會,而且2020年藝考生的文化課要求普遍提升,藝統考成績和文化課成績基本是五五開。

統考成績高手如云,冷門專業也不冷了

今年藝考新政推出后,統考成績變得至關重要,大量學校取消了校考,80%的藝考生通過統考成績就能決勝負,這使得往年不怎么被藝考生特別重視的統考,變得“很魔性”。

2002年出生的小沈從小學古箏,因為喜歡音樂,她很早就決定要考音樂學院,并且要沖刺難度特別高的音樂表演專業。在音樂藝考生中,這就是屬于金字塔頂尖的那群人,具有過硬的童子功,專業實力突出。在2019年12月結束的統考中,沈周瀅考了91分,意料之中,她身邊很多同樣想考上海音樂學院的同學,也都取得了80分以上的高分。

這些尖子生發現,今年的統考“高手如云”,“上一屆統考成績,前100名的分數相差很大,我們這一屆大家成績都很接近。”這讓小沈一下子緊張起來。

“我從小是學古箏的,不知道為什么,我小時候突然有個學古箏的熱潮,好像很多同齡人都在學。”小沈告訴記者,“競爭太激烈了,為了能考進音樂學院,老師讓我轉學柳琴,因為當時覺得柳琴相對冷門點。”

于是,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,小沈改學了柳琴。然而沒想到的是,到了小沈藝考的時候,柳琴也不那么冷門了,“或許,大家都和她一樣,想要避開熱門而選擇了冷門,導致冷門不冷。”

而且,柳琴這個專業,招生計劃數量非常有限,每個學校只招收一兩個。一些熱門學校,柳琴導師可能已經有了心儀的門生,這導致能競爭的名額更少。這樣一個局面,讓原本躊躇滿志的小沈很無奈,“現在就全力以赴校考吧”。

責任編輯:唐秀敏

       特別聲明: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。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,請及時與ts@hxnews.com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,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。

最新教育資訊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熱血同行每周幾更新在哪里看 清朝神機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